法院微博 法院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媒体聚焦  
《人民法院报》整版介绍!——《从投诉到感谢:黄伟团队的神奇功力》
发表日期:2018-08-30 来源: 作者:

 

827日,《人民法院报》以整版篇幅报道我院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相关经验做法。

 

从投诉到感谢:黄伟团队的神奇功力

723日,台风“安比”强袭江苏泰州。狂风卷着暴雨,狠狠地扑打在高港区人民法院的警车上。

“今天战果比预想好得多。” 当晚8时,执行局副局长黄伟在车上告诉记者,“凌晨5点出发,到现在共找到11名被执行人,全部履行完毕。看来,台风也是一种机遇,把被执行人困在家里。”

“有智慧、肯吃苦”,这是记者对黄伟和他团队的第一印象。

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对黄伟和他团队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记者最急切于告诉读者的是申请人的感受,他们不仅从个案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也感受到执行人员的智慧,感受到执行人员对事业的挚爱。

公司老总王林:死马当活马医竟然“真活了”

“这个案件我压根儿就没抱希望,真没想到法官能妙手回春。”提到两个月前的那起执行案件,公司老总王林表示“出乎意料”。

事情还得从2016年说起,泰州某设备公司向昆山一家公司供了一批制冷设备。

“货发出去第二天,昆山这家公司就不接电话了。”王林告诉记者,当天他带着3名员工赶到昆山。自己亲眼看到那家公司面临倒闭,就知道没希望了,只能怪自己交友不慎。

王林坦言:“执行案件立案第四天,法官打电话给我,说通过总对总查控系统查询到被执行人公司账户仅有几十元存款,我当时气得就把电话摔了。”

打电话的这位法官是张志伟。这是他调到执行局后接手的第一批案件。“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就一定不能放弃。”张志伟告诉记者,为攻克执行难,他迅速进入角色,到岗后的第二天就去昆山查找执行线索。

那天,经过再三打听,张志伟终于在一个标准厂房园区内找到了被执行人单位。

进去一看,公司的办公用房是租赁的,十几张办公桌摆放凌乱,积满灰尘,仅有一个自称为副总的人跷着二郎腿在值班。

听到是法院来执行,副总摆出一副苦脸,称公司已经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职工全部下岗,老总也在外讨债,无力偿还债务。

同去的书记员曹文娟心里犯嘀咕:“又是白跑一趟。”

然而,张志伟并没有灰心,他将目光搜寻整个房间,寻找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竟在地上发现了一份房屋买卖合同的复印件,上面还有一只鞋印。

“我们到里面谈。”张志伟拉着副总往里屋走,并向曹文娟使了个眼色。机灵的曹文娟趁着副总背过身的工夫,迅速将那份复印件收了起来。

“你拉我干吗?”副总不耐烦地转过身,什么都没发觉。

从被执行公司出来,张志伟立即来到不动产登记中心,查询了该买卖合同的相关情况。

他发现,该公司玩了一招“金蝉脱壳”,将资金抽出与另一单位合作开发房地产,并办理了房屋预售许可证。

二话没说,张志伟当即查封了全部预售房产。

下午,张志伟杀了个“回马枪”,那位副总的态度比之前更加不耐烦:已经和老总联系过了,公司没钱,你们法院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们已经查封了你公司的预售房,并准备进行财产处置。”张志伟当场出示了执行裁定书。这位副总的脸顿时白了。

在电话请示后,他外出拿来20万元,并表示在一个月内付清余款。

“账结清后,那位副总还一再追问我们,法院是如何查到他们开发的房地产的,是不是他们公司出了内奸。”王林脸上洋溢着笑容,“这个案子让我感受到,执行法官真的了不起!”

青年创客李华灿:从“投诉信”到“感谢信”

“高港法院执行局办事效率低,搞地方保护,执行难似登天!”分管执行的高港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陈义良看完最后几行字,心里不是滋味。

这是他一个月内收到的第四封实名投诉信,落款均为“市民李华灿”。

事情要从一年前说起。泰州市某箱包公司是白马镇的一家外贸企业。刚开始生意还算红火,后来,由于决策失误,加上外贸环境变化,公司欠下了一屁股债。十几名债权人一碰头一琢磨,发现该公司早已是一具“空壳”,于是纷纷诉诸法院,并在索债无果后申请执行。

执行指挥中心专职副主任刘安丰一刻都没耽搁,启动了公司厂房和土地使用权的资产处置。

31岁的李华灿在淘宝网上看到了这则拍卖公告。

“我当时参加了泰州‘蜂鸟青创计划’,急需一处厂房生产和组装医疗器械。”李华灿告诉记者,她的创业热情是泰州众多创业者的一个缩影。这几年,“创业”“增收”“富民”已成为这座城市的热词,深入人心。来自泰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统计显示,近5年,泰州已有30万人走上创业之路。

箱包公司的厂房配套齐全、价格合适,她动了心。与家里人一商量,当天就缴纳了保证金。

“从缴纳保证金到正式开拍有3天时间,刘安丰法官还带着我去看了一次厂房,我挺满意的。开拍后,我就果断出手了。”李华灿告诉记者,她成功拍得厂房和土地使用权后,刘安丰协助她办理了产权转移登记手续,取得了不动产登记证书。

一切看起来都十分顺利,雄心勃勃的李华灿准备大干一场。可提前联系好的挖掘机、拖拉机开到门口,却进不了场。接到电话后,李华灿急忙赶到,原来她的厂房大门被人加了一把大铁锁,门口堆满了障碍物,四周还站了好几十号人,吵吵嚷嚷,情绪十分激动,听不清说些什么。李华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给区长信箱反映,上次我的工钱就是这么要到的。”拖拉机驾驶员老严给李华灿支招。

“我当时照做了。”李华灿说,之后就停不下来了。

“接到投诉心里当然有一些想法。”刘安丰告诉记者,但当时脑子里想得最多的,还是如何帮助买受人李华灿顺利进场。

“现场有好几十张嘴,问谁是领头的,也没人站出来,我只好向镇政府寻求帮助。”从法制科一位陈科长那里,刘安丰很快摸清了情况。

原来,现场闹事的有两拨人,一拨是当地被征地村民,声称政府拖欠其土地补偿款;另一拨人则是部分非法集资参与人,公司前身的实际经营人乐某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获刑入狱,这批参与人的集资款血本无归。两股力量都希望通过阻碍施工的方式实现“维权”。

临走前,刘安丰现场答复李华灿:“我们一定会将厂房交付给你,你等我电话。”

虽然刘安丰的及时出现让李华灿非常感激,但她觉得,既然投诉是有效果的,还得继续给法院施压。

“项目不开工,我的损失太大了。”于是,从区长信箱、12345政风行风热线、市中院院长信箱到市效能办,李华灿投诉层级越来越高,态度也越来越强硬。

陈义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个案子涉及到历史遗留问题,处理难度大,不是法院一家就能搞定。

陈义良向院长陈富贵汇报了案件情况,陈富贵当即拍板:“一是向当地镇党委政府通报案件情况,做好矛盾化解稳控工作;二是提请区委政法委牵头召开协调会,形成处置方案,明确部门责任,必要时采取强制措施,确保厂房交付使用!”

“协调会上,区委政法委给予了我们最大的支持,并明确公安、司法、信访及当地镇政府协助交付。”陈义良告诉记者。会后,黄伟团队加了一晚上班,拿出了执行预案。

考虑到执行现场位于交通主干道,人员密集,黄伟请交巡警支队负责维护交通秩序,公安分局负责维护治安秩序,第三人民医院120车现场准备急救。

521日,黄伟和他的执行团队到达现场,拉起警戒线。70余名执行干警分四个组实施强制执行。破拆大门、清理完厂房内外的障碍物后,刘安丰和书记员张益彬郑重地将交付公告张贴在厂房门口。6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现场监督,泰州市电视台全程监督执行过程。

那天早上,强制执行现场警戒线外,聚集了数百名围观群众。或许是看到法院的执行决心,或许是前期的安抚工作有了效果,预案中的突发情况并没有发生。黄伟这才松了一口气。

“陈专委,人民来信。”前不久,办公室小王将一份文件交给陈义良,“是感谢信。”

“我真心诚意向黄伟法官、刘安丰法官表示感谢,也希望他们能理解我之前的举动。”李华灿向记者展示刚刚从生产线上取下的新产品医用洗片机。

拆迁款申请人蔡琴芬:法官为我找回了哥哥

“虽然2万元还不够交律师费,但法官好像会窥探人心,经过他的调和,我和我哥的关系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来到蔡琴芬家已是下午5时,正在做晚饭的她打开了话匣子。

“我们兄妹四个,我哥排行老大,我老幺,还有两个姐姐。”蔡琴芬告诉记者,他们兄妹感情一直不错,老家房子拆迁后,两个姐姐都放弃了拆迁款。“农村里都是这样的,况且父母在世的时候,都是随我哥哥生活。”

蔡琴芬说,她本来已经想好放弃,但一个“老亲戚”找到她,劝她分一杯羹。

“我当时听他一说,就动了心,加上我哥没跟我讲一声,把拆迁款都领回去了,我一冲动,就把他告上了法庭。”

跟那个“老亲戚”讲的一样,法院最终判决大哥给付蔡琴芬拆迁款5万元。

“庭审结束后,我哥骂了我,说得很难听,我想,反正也撕破脸了,也回骂了他。” 蔡琴芬说,文书生效后,她立刻申请执行,当天下午就打了七八通电话给承办人蒋霞宏。

蔡琴芬告诉记者,其实她哥身体一直不好,去年刚因心脏问题做了手术,前不久又确诊为肺癌,是最需要用钱的时候。但当时不知道怎么了,自己就是不管不顾哥哥的死活,“一根筋”地折腾。

得知蒋霞宏要赶往镇江丹阳寻找蔡琴芬的哥哥,黄伟把蒋霞宏叫到身边,“这个案件不能蛮干,要加强心理干预。”

蒋霞宏今年5月从少年及家事案件审判庭充实进黄伟的执行团队,拥有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资质的他将这句话暗暗记在心里。

到了丹阳一家医院,蒋霞宏亮明身份,表明来意。蔡琴芬的哥哥躺在床上,气息微弱。他也承认,从法律上讲判决合法,但是从道德上讲小妹不应该起诉要求分割拆迁款,自己已经将拆迁款用于治病,确实无力履行执行义务,要么只有接受拘留。

“当时我就站在病房门口,还在坚持要求我哥给钱。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喝了什么迷魂汤。”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蔡琴芬一脸羞愧。

想起临行前黄伟交代的话,蒋霞宏耐下性子,和哥哥拉起了家常。从哥哥的病情聊到共同的困难,从童年的记忆聊到父母的托付,一个小时过去了,门里门外哭成一团。

“最后是我嫂子塞给我2万元。”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蔡琴芬又忍不住落泪了。

“我没有告诉法官,后来那2万元我又还回去了。”蔡琴芬告诉记者。打官司让她失去了哥哥,执行法官又帮助她把哥哥找回来了。

上海客商许春宏:法官们的心里只有执行

记者电话采访上海某公司负责人许春宏时,他连说了三个“最”:“我走南闯北几十年,黄法官和他的这帮兄弟是我最佩服的人,是最为雷厉风行、最值得信赖的好法官。”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几个月,许春宏提起黄伟仍是一个劲地“点赞”。

事情要从一笔借款纠纷说起。胡林与许春宏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两人同在上海打拼。一天,胡林向许春宏借款70余万元,说是要搞工程,但借款到期后不光钱没还,人还失踪了,法院判决胡林偿还借款,许春宏向法院申请执行。

黄伟接手该案后,并未发现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胡林亦不露面解决,案件执行一时陷入僵局。

“今年春节后的第二个工作日,胡林在上海出现了,我通过中间人约了他在宾馆见面商谈,同时也把这一消息告知黄法官,黄法官二话不说带领执行团队四名干警立即驱车前往上海,黄法官一行到达某宾馆后,胡林却没有如约而至。”许春宏告诉记者,原来是胡林为了防止法院找到他,临时改变了见面地点,约在某茶楼进行商谈。许春宏的老婆谎称内急,在卫生间发微信将这一消息告诉了黄伟。

得知情况的黄伟二话不说,当即带领执行干警驱车前往10公里以外的茶楼,这一回终于把胡林逮了个正着。

一看时间,已经是接近中午12时,许春宏执意要留执行人员吃午饭,又从汽车后备厢里拎出几盒茶叶,都被黄伟坚决拒绝。

“他们顾不上吃饭休息,驱车3个小时,将胡林带回了泰州。”回忆起那段经历,许春宏仍然满是感激。

等他们回到法院,已经是下午2时。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水,黄伟又组织双方谈方案。

辛苦总是有回报的。胡林与许春宏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当场给付了一半。

“今年4月,胡林没有继续履行和解协议,我只能再次求助黄法官,黄法官又一次带领执行干警前往上海找到了胡林,把他给拘留了。拘留期间黄法官做了不少工作,告知我胡林生意上确实暂时碰到些困难,在胡林亲戚做担保后,我们双方握手言和,提前解除了对他的拘留,到目前为止我已经收到全部执行款。”许春宏说。

“饭不肯吃,茶叶不肯拿,但是我总还是想表示一下谢意。”几天后,许春宏请人精心绣了一面“公正司法见真章”的锦旗,向黄伟和他的团队致敬。

据陈富贵介绍,近两年来,该院法定期限内结案率全市第一、结案平均用时全市第一、恢复执行案件执行完毕率全市第一。执行局连续两年获评“全省法院执行工作先进集体”;黄伟所在执行团队的6名干警中,11人次获省市区表彰,其中2人获评“全省法院执行工作先进个人”。

来源:人民法院报

记者:张宽明 通讯员:孙乃清 陆乔立

 


  上一页新闻 【打印】   【返回】
  下一页新闻新华网(3.12)泰州法院专项司法护企服务活动赢得企业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