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微博 法院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媒体聚焦  
人民法院报(08.13)矛盾调节器 便民排头兵
发表日期:2016-08-15 来源: 作者:朱旻 陆乔立 张宇

    原告凡某的丈夫因交通事故死亡,留下了两名未成年子女和两个年迈的父母。这个不幸的家庭还未从悲痛中走出,又为两个小孩跟谁生活而闹得满是裂痕。凡某一纸诉状将自己的公婆告上法庭,要求他们将小孩的监护权交由自己行使。

“考虑到该案的典型意义,在征求双方当事人意见的基础上,我决定对该案在当地进行巡回审理。”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人民法院驻大泗镇何芬法官工作室里,何芬向记者娓娓道来刚刚审理的这起家事案件,“开庭时村委会院子里都挤满了旁听群众。判决书用了整整5页的篇幅建议双方当事人改变处事风格,做到换位思考,理性解决纷争……”

担任审判员6年来,累计办理案件2000多件,近三年每年审理案件数均超过300件,办案数量高居全院榜首,且无一发回改判。何芬所办案件多是些家庭琐事、邻里矛盾或婚姻纠纷。正是在办理这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事的过程中,何芬成为当地闻名的“家事法官”。

30年的夫妻,可不能说散就散了。”87日,何芬法官工作室对一起离婚案件进行调解。一走进工作室,原告庞某就摆明了坚决离婚的态度,并表示,只要能离婚,自己可以什么都不要。被告周某也在气愤之下同意离婚。本可以当庭就让双方签署离婚调解协议,但何芬觉得他们夫妻之间并无实质矛盾,随即联系当地社区干部、民调委员来到工作室。在多方劝说下,20分钟后,双方当事人达成一致,并肩离开了工作室。

这样的故事,几乎每天都在工作室里上演。

2007年至2014年,高港区法院年收案数从1452件猛增至3871件,增幅达166.6%。由于法院没有基层人民法庭,给当地群众诉讼带来诸多不便。考虑到何芬在当地的影响力,20154月,该院在高港的社区、镇街、交警大队分别设立了6家何芬法官工作室,组织法官常态化开展就地立案、就地调解、普法宣传、法律咨询、巡回审理。这种走出审判庭,走进田间地头,法官“人人都是何芬、人人争当何芬”的为民服务的工作作风,受到了当地百姓的充分认可。

为了让6个工作室形成联动效应,该院还聘请了两名人民调解员、7名司法协理员、21名公益律师和10名志愿者,定期轮流到各处工作室值班,建立起横向到边、纵向到底、依托基层、多方参与的调解网络。据统计,去年4月以来,何芬法官工作室共受理婚姻家庭、劳动争议、交通事故、人身损害、相邻关系、民间借贷、物业服务案件851件,占同期全院收案数的41.2%;调解结案618件,调解率72.6%;化解诉前纠纷107件,调解率98.3%

此外,工作室还结合审判实践,穿插典型案例,前往社区、学校、企业、金融机构开展巡回法制宣讲。去年4月以来,举办主题讲座32场,反家暴、合同法巡回宣讲21场,线上讲座11次,编发宣传资料2900余份,机关干部、公司高管、学校师生、企业职工等各类受众3630余人次。

何芬法官工作室成立以来,先后获评泰州市政法工作创新奖、高港区“创新创优”三等奖,入选泰州市2015年至2016年法治建设优秀实践案例。

以何芬法官工作室为题材,去年12月,高港区法院与泰州中院合作,自编自导自演法制微电影《引航》,讲述了一个酷爱航模的15岁男孩,在一次争执中将他人误伤,叛逆的男孩坚决不认错,在工作室法官们的一次次细心开导和帮助下,最终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被判处缓刑,并在法官的帮助下重返校园,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航天梦。

“整部电影片长20分钟,真实再现了少年刑事审判法官帮助未成年被告人回归社会的感人事迹。”高港区法院院长陈富贵告诉记者,今年3月,《引航》荣获全国微电影大赛优秀奖,在高港地区各学校、市民广场、网站、微信公开放映后,受众达数万人次,“何芬和她的工作室成为这个春夏之季,小城街头巷尾最为热议的话题。”

 


  上一页新闻 【打印】   【返回】
  下一页新闻江苏经济报(07.25)泰州高港法院巧解“执行难”